「竹科三十人物故事」(七):凡事回到基本面,孫弘,從細節看到天使


★ 本專題獻給:對產業故事有興趣的人、對園區發展有興趣的人、對台灣歷史有興趣的人、園區上班族、園區上班族的家人、政府機構產業政策幕僚人員、探索未來人生道路的年輕人。

★ 贊助者:張秋銘先生、漢民科技…. 熱情招募中~


圖說:竹科早期有五家自動化公司,唯有盟立自動化長期發展下來。該公司董事長孫弘希望未來盟立自動化能夠成為一流的大廠。

■ 採訪/撰稿:陳千惠
■ 錄影/製作:鄒福生、鄒本真

「竹科三十人物故事」(七):凡事回到基本面,孫弘,從細節看到天使

假設你在四十歲時意外的成為創業者,沒料到第二年就遇上股市崩盤,燒掉資本額近半,就在焦頭爛額之際,有機會回到熟悉的研究環境,這時你會怎麼做?繼續帶領團隊做下去?或是趕快抓住機會甩掉燙手山芋、回到原有的舒適圈?

盟立自動化公司董事長孫弘在廿年前即遭遇到上述情況,他的選擇是信守承諾,繼續帶領一百多人的團隊,度過財務吃緊、業務推展不順的三年苦日子,猶如倒吃甘蔗漸入佳境,目前全年營業額達六十多億元,是國內最大的自動化系統設備整合大廠。

就是你,非你不可。

孫董事長出生於1949年,父母在前一年以尋覓「世外桃源」的心情從大陸搭船來到台灣,落腳於宜蘭。身為知識份子的父親有感國家要中興一定要發展工業,同時也認為個性跟他一樣耿直的兒子比較適合讀「實科」,因此從小孫弘就立志做工程師。

1973年孫弘於成功大學機械系畢業,在老師的推薦之下到金屬工業發展中心,三年後隨著該中心的改組,調職工業技術研究院機械所,隔年即執行「精密齒輪技術訓練發展計畫」,負責建立精密齒輪製造示範工場。期間他到美國、德國與瑞士名廠受訓,並將受訓的內容消化吸收轉變成講義,開課教授國內廠商,講課從不藏私的他深獲業者認同,一開課就一百多人來上課,在民間擁有「齒輪王」的尊稱。

1982年起孫弘負責執行國家級「生產自動化技術研究發展計畫」,並到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讀完碩博士學位,38歲升任機械所副所長。1989年行政院經濟部指示工研院機械所成立衍生公司來推動自動化工業。而原本計畫擔任公司副總的孫弘,卻因為身兼全國自動化小組主秘的所長徐佳銘博士為避免利益衝突,無法擔任公司之董事長兼總經理,孫弘臨時披褂上任成為「負責人」。

「其實我從來沒想過進入工業界。」突然之間要扛起公司成敗,孫弘感到責任重大,他打報告給院長張忠謀,表明不能成立衍生公司,張院長用四十分鐘說服他:「就是你,非你不可。」並且表示將提高一倍的資本額來成立衍生公司。「我想了很久,這是機會也是挑戰。」最後促成他成為領頭羊,除了張院長的信任外,更是因為過去工研院研發成果商品化在機械所沒有很好成績,他認為要商品化需要人才移轉,於是決定身先士卒,1989年帶領一百多名機械所員工到產業界,於新竹科學園區成立盟立自動化公司。

你可以做最好的自動倉庫

「創業的頭三年,很多人都不看好我們,甚至覺得盟立會玩完了。」六十歲初頭的孫董事長回首當年說:「連同事都跑來跟我說公司可能會搞垮!我太太也很緊張問我:你沒想過有倒閉的事嗎?我是沒想過。」他認為公司人才好、技術佳,公司應該做得起來,只是沒估算到股市崩盤發生經濟危機。

盟立成立第二年(1990)正好碰上股市大崩盤,股市從12000點掉到2300點,景氣低迷。「我也沒有什麼招,找訂單業界都保持距離,好像見到窮親戚。」公司第二年就虧損嚴重,資本額花了一半,屋漏偏逢連夜雨,廠房蓋好、但辦公大樓挖了地基卻被董監事叫停,因此園區管理局不給廠房使用執照。管理局副局長童兆勤跑來公司關切,「我拜託他給我們一條生路,先給廠房使用執照,就可跟銀行抵押借款。」童副局長同意,公司也先將挖了地基的坑洞用牆板圍起來。不久公司增資,地下室先蓋起來,四年後辦公大樓蓋好,公司生意也開始大幅好轉。

早期園區有五家自動化公司,後來只有盟立做起來,因為工業自動化是需要時間,創業初期多數業者不敢採用國內的產品,即便有,也要搭配德國日本的主機。「真正百分百用我們產品的是廣達林百里先生。」說起這位創業家,孫董事長相當感激。


圖說:盟立自動化董事長孫弘,十分感激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給機會。


1990年他拜訪林先生,當時廣達林口廠要設小型自動倉庫。「林總,跟你坦白說,這是我第一座,連主機都是我們自己做的。」林百里對他說:「沒問題,我可以做全世界最好的筆電,你一定可以做最好的自動倉庫。」孫弘說,這種敢當第一個使用者的客戶很難得,雖然這個案子沒賺什麼錢,但林先生相信他的能力,後來盟立又陸續為廣達做台灣及大陸共八座自動化工廠。「揪感心!他有膽識,我也沒讓他失望。」終於有伯樂相識,孫弘至今仍感念不忘。

天使也在細節裡

然而伯樂並不常有,創業頭幾年,孫弘遍嘗被拒絕滋味,被業者飆三字經,甚至還被檢察官傳訊,說他涉嫌圍標,「當時聯合晚報還登了出來!」後來雖不起訴,但對從沒有受過這種屈辱的孫弘來說,的確是相當大的震撼。「我太太帶我禱告,讓心裡有安定力量。」常陪太太上教會的他,2001年受洗成為基督徒。

熬過創業辛苦,盟立在成立第八年虧損填平,2000年掛牌上市。一路披荊斬棘,深知商品就是要講究細節的孫董事長表示,德、日的設備做得好,是因為在精密機械紮得深,社會鼓勵長期耕耘,尤其看重技職教育;台灣卻把技職教育升學化,這些年盟立在招收人才遇到不小瓶頸,因為「萬般皆下品、唯有讀書高」,使得年輕人觀念偏差,不願意動手做事。

孫弘認為台灣可以從LCD產業建立工業基礎,用台灣自己生產的設備,廠商成本就會降低。「盟立不只做自動化設備,也做製程設備。」這些年觸控電子產品興起,給台中工具機賺大錢的機會,結合精密機械跟自動化設備成為業者的利基,而盟立也跟著受惠。

希望盟立未來能夠成為一流的大廠,孫弘相信「不僅魔鬼藏在細節裡,事實上天使也在細節裡頭」,一流大廠之所以屹立不搖,就是講究細節、做到完美,盟立也因為不斷的學習別人的優點,跟客戶、供應商形成金三角,使得公司有機會將產品超越他廠。

「到現在我最大的成就感還是跟同事做研究、有共鳴。」儘管身為董事長兼總裁,孫弘依舊不脫工程師的性格,當同仁說:「總裁,只有日本人才能做!」他會毫不客氣的回說「胡扯!」再分析其中道理,若被他一語中的、搔到癢處的解決問題,就是他最快樂的時候了。

凡事回到基本面

有21年從事公眾事務的孫弘,從1993年開始擔任科學園區同業公會理事長、監事長等職,在他及前任理事長曹興誠努力下,讓專利法除罪化,並建立水電、環保等委員會,成為廠商與政府、社區之間的橋樑。「人不能孤立於社會,要取之社會用之社會。」他身體力行自己的信念,仗義執言的形象不言可喻。


圖說:孫弘說,直到現在我最大的成就感,還是來自跟同事做研究、有共鳴。

這些年孫弘卸下公眾事務,忙於新竹、上海兩處公司佈設新局,閒暇則陪老婆上市場、教堂。「家庭是第一順位。」他表示,無論事業再怎樣好,都無法代替家庭的地位,什麼事都要回到基本面,不要只求快速。

一路摸著石頭過河的孫弘,穿越低谷,正是柳暗花明又一村。「我1973年開始工作,有些同學跳來跳去,薪水都比我高,笑我是傻瓜,現在就改觀了。」他語重心長的寄語年輕人:有耐心學技術、紮實開發新科技,努力認真,一定有好回報。

孫弘的關鍵年代


孫弘的分享:

  • 個人30年重要大事記:1973年金屬中心(含工研院)、1989年創盟立、1993年擔任各公會協會理事長
  • 產業中讓我感謝的人:齊世基、徐佳銘、張忠謀、林百里、童兆勤
  • 最喜歡的工作時刻: 跟同仁研發、發想、解決問題。
  • 我的職場座右銘: 認真努力就有回報
  • 對我來說,工作與生活是:平衡
  • 給20~30歲年輕朋友的一句話: 不要急功近利,要找有價值的工作來做。
  • 未來最想完成的一件事:希望盟立成為國際一流公司


聽孫弘說他的故事:


★本專題由宏津數位(UPort Digital Content)企畫、出品。由資深媒體採訪撰述陳千惠、資深視覺總監鄒福生、設計新秀鄒本真,及數位內容主編李慧臻全力投入,圖文發表在「Wa- People !」、錄影發表在「YouTube」外,本系列作品完成後,將發表影像故事分享會,敬請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