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忠謀明年六月退休 德音哲家接班

圖說: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宣布,明年6月正式退休,把時間留給自己及家庭。(Wa-People資料照)

圖說: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宣布,明年6月正式退休,把時間留給自己及家庭。(Wa-People資料照)

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昨(2)日宣布,將在此屆董事任滿,2018年6月上旬股東大會後退休。由劉德音接任董事長、魏哲家擔任總裁,以雙首長平行領導接續台積電的經營管理。

張忠謀宣布,他將於2018年6月上旬股東大會後正式退休,之後將不續任下屆董事,亦不參與任何經營管理部門工作。張忠謀退休後,台積電將採取雙首長平行領導制度,由劉德音擔任董事長,魏哲家擔任總裁,二人都向董事會報告。

他說,「過去三十餘年創辦及奉獻台積電,是我人生中非常興奮、愉快的一段時期。現在,我想把我的餘年保留給自己及家庭。德音、哲家兩位自2013年起就擔任共同執行長(Co-CEO)職務,表現優越。我退休後,在德音、哲家兩位領導下,以及大致不變的董事會監督及支持下,我有充分信心,台積電將持續再創奇蹟」。

明年六月以後,台積電雙首長平行領導模式,將由劉德音擔任董事長,領導董事會,成為公司最高的代表,以及公司決策的最後把關者。張忠謀說,劉德音必須非常熟悉經濟、社會、以及市場的外在環境,同時也要非常熟悉公司內部的工作。他強調,劉德音擔任的董事長職位,是一份「全時的工作」。

而總裁魏哲家的任務,則是依照董事會的準則,領導經營台積電。無論是在戰略上、戰術上、營運上,皆對董事會報告,而不只是對董事長報告,而台積電整個公司,包括財務長,都對總裁報告。但董事會、董事會的稽核委員會、董事長,都會看財務報告。

張忠謀說,退休的決定,在今年年初成形。他表示,今年六月他決定以雙首長平行領導制度,進行交班計畫,「應該是我對公司最後一個、也許是最重要的貢獻」。張忠謀感到自豪的,其一是台積電創業之初資本額2.2億美元,如今市值已超過1,800億美元;其二是創新全球推出晶圓代工的商業模式,支持許多無晶圓廠的公司,將創意具體化,讓許多創新產品不斷推出。其中,讓世界上幾十億人的生活方式為之改變的智慧型手機,就是一例。

此外,台積電的員工人數也從當年的一百多名,增至如今四萬七千名,連同員工家人也許達十五萬人,擁有優於台灣整體平均值的待遇及生活水準。

退休後想做哪些事?張忠謀說,第一是寫自傳下冊,然後是打橋牌、家族旅遊、夫妻旅行、閱讀、欣賞古典音樂及歌劇。他強調明年六月退休後,將不會再擔任台積電的任何職務。最近一年,他平均一個月打二次橋牌,已開始重拾橋牌賽的興趣。

對於二位接班人,張忠謀認為,劉德音和魏哲家有相當高的互補性。劉德音會把一個問題想得很透徹、周到,適合擔任最後把關者。而魏哲家比較會快速做決策,適合擔任總裁。他相信二人的合作,將可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益。

張忠謀說,劉德音和魏哲家二人意見分歧的機會不多,不過,還是會有的。他認為,「一個好的公司,要從一個傑出的董事會開始」。而台積電的確擁有

傑出的董事會,五位獨立董事經驗豐富,其中彼得‧邦菲爵士(Sir PeterLeahy Bonfield)、湯姆‧安吉布斯(Tom Engibous)及麥可‧史賓林特(Mike Splinter)三位對半導體業非常熟悉。

彼得‧邦菲爵士(Sir PeterLeahy Bonfield)曾在TI任職多年,後來擔任英國電信(British Telecom)董事長,對半導體產業很熟悉。湯姆‧安吉布斯(Tom Engibous)曾任TI董事長、總裁兼執行長,是率領TI以20年時間,把國防、消費電子等事業通通賣掉,只專注半導體,因此重新復興的關鍵人物。而麥可‧史賓林特(Mike Splinter) 最近才從應用材料公司董事長暨執行長職位退休,曾任職Intel統管技術與製造。

此外,第四位獨立董事為宏碁創辦人施振榮,與半導體也有極深的淵源。第五位則是陳國慈,她曾任台積電的法務長。

張忠謀說,萬一劉德音和魏哲家二人真有嚴重的意見分歧,他相信董事會,應該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。

2015年張忠謀曾預估,未來幾年台積電的營收,以美元計,將以每年5-10%成長。2016年這項預測已經成真,今年也將成長近10%。張忠謀說,未來幾年,他這項預估將仍然有效。

他接著說,如果看得更遠一點,世界半導體的成長率,絕對超過世界GDP的成長(3%);而台積電的成長率,又會高於世界半導體的成長率。之所以這麼有信心,張忠謀表示,這是因為未來除了營收成長外,台積電另一個特點就是具有「結構性獲利」,他相信二位接班人將可保持優越的結構性獲利。

張忠謀強調,台積電的三大優勢,包括技術領先、製造地位領先,以及客戶的信任。特別是客戶的信任,靠的是每天的努力,點滴累積才能獲得。

至於為何選在現在宣布退休?張忠謀說,台積電是一家重要的公司,因此,提早半年宣布退休計畫,是必須的。但選在八個月前的現在就宣布,原因是不想讓客戶、夥伴、及員工覺得突兀,因為那樣很「不禮貌」。

張忠謀說,十月二十三日是台積電三十周年慶,如果在那之後才宣布退休,對客戶及夥伴不禮貌;而十一月四日是公司的運動大會,會有幾萬名員工參加,如果在運動會之後,才宣布張忠謀的退休消息,對員工也不禮貌。基於這樣的考量,所以選擇在十月二日宣布退休的消息。

回答記者群發問,張忠謀說,「天下無不散的宴席」、「假如人能夠長生不老的話,我會繼續做下去」。他還說,「不擔心客戶轉單,因為2013年起,和客戶高層聯絡的責任,已經交給兩位接班人了」、「兩位接班人的生意人特質已經提高,現在比三年以前,我已放心得多了」。

喜歡古典音樂和歌劇的張忠謀,通常在上午完成最重要的工作,此時他會聽嚴肅的巴哈。下午,即使仍在工作,他也會聽輕鬆一些的音樂,如貝多芬、莫札特及蕭邦。到了晚上,則不做任何嚴肅的工作,此時的他會聽像是霍夫曼的故事(Les Contes d`Hoffmann)、風流寡婦(The Merry Widow)、學生王子(The Student Prince)等輕鬆又感性的歌劇。

劉德音說,他最欽佩張忠謀的是,在公司之內、外,都成為真正的領導人;魏哲家則表示,張忠謀讓他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是,做任何事情都要保持誠信(Integrity),而這也是台積電的榮譽所在。

再過八個月後退休,未來台積電若有關鍵決策,會加入討論嗎?張忠謀揮揮手說,不會。他表示,作對的決策,資訊非常重要。一旦不再擔任任何職務,就不會在資訊流程裡。缺乏資訊,就不太可能做最好的決定。如果還要插一腳的話,「這是自討沒趣,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」。

張忠謀的退休,是否會引發台積電中高階主管的退休潮呢?他回答說,「我想不會」。他說絕大部分的主管他都問過了,只有二位是本來就預計明年退休,並不是受張忠謀退休的影響而改變計畫。他指出,台積電規定的退休年齡是「六十七歲」,假如本人願意,而董事會也同意,則可以把退休時間往後遞延。



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