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眼Android及Smart TV大未來


圖說:亞太地區Android 技術大會主席暨台灣Android 論壇主席高煥堂

■文 / 圖:林秀芬 Fina Lin

亞太地區Android 技術大會主席暨台灣Android 論壇主席高煥堂,以及錄克軟體設計公司(looptek)技術執行長柯博文,日前出席零組件雜誌(CTimes)主辦的科技論壇,探討Android國際趨勢及Smart TV未來發展。


高煥堂在論壇上開宗明義就點出台灣的人才濟濟、技術能力也不錯,為何總無法在平台上佔有一席之地呢?因為台灣的困境,就是沒有開發OS的人,大部分皆為開發軟體的,這基本上都是屬於被動式的開發,換句話說就是沒有創建市場的能力,又可以說台灣沒有這一塊的內需市場。

「在目前Android 的世界裡,若您製作的軟體不強,則公司的處境與就會較為薄弱,很難擴張與延續,若是要強用原生公司的框架去制衡或是規範當地的發展,恐會引起反效果,這也就是當初為何Google會退出大陸的原因」,高煥堂指出。

以甲午戰爭做比喻,高煥堂指出,當時將軍帶領屬下,硬是用自己的組織作戰方式進行,反而造成戰爭慘敗。相較之下,目前在內地很火紅的上島咖啡,在進軍大陸市場時,並沒有以強龍之姿壓制地頭蛇,反而因此將上島咖啡推上更高一層的企業格局,成功推進大陸市場。

「軟體是來協助硬體的」,高煥堂以壹電視和MOD為例指出,如果硬體無法發揮最佳性能,運用面向不夠多元化、友善化,那麼即使製作再優良、再多的內容也沒用。要是無法確保使用者擁有良好的體驗,平台及平台上的服務,必定推展不起來。

以往業界常會說的一句話,說「內容是王道」,指的是有限度的支援,實際上必須軟硬體的結合,對企業及周邊資源的獲利才會最大,就像PC與Microsoft的關係。

高煥堂更點出了Android的公式,讓現場參與論壇的朋友能更了解。他說,API是骨架,免費平台就是框架,至於軟體開發套件(SDK)則是鷹架。


圖說:錄克軟體技術執行長柯博文

柯博文指出,TV上加裝Set Top Box、IPTV(Internet Protocol Television),以及俗稱可上網的聯網TV(Internet TV)都可稱為是Smart TV。所以,傳統單一的TV轉為如今熱門的Smart TV,得要從技術面、策略面、環境面等三個面向來討論。

像播放載體漸轉為全網路化、頻寬不受限的串流影音、不受電視台播放時間規範、資料搜尋、Web2.0互動內容,社群與群體化使用經驗(Grouping User)的提升等,都是Smart TV帶來的創新與改變。

不過,創新的TV商業模式不見得能無礙地進入每一個國家。進一步說,NewTV服務應該是運用環境網概念,提升使用者感受與體驗,透過面前的載體,享受互動參與、便利性、沒有邊際的、去權利化的服務。可以說,網路加電視,即是網路化的TV Service。

擺在面前的載體,是TV還是PC,一切乃歸於使用者場域在哪。其次,才是檢視Smart TV在操作Game與播放HD影片是否順暢。當然,鐵律是,唯有塑造使用者美好的體驗,才能促進Smart TV的發展。

柯博文分享在美國使用Flixster與Netflix服務的經驗。以Netflix來說,消費者每月支付8塊美金,只要輸入帳號密碼,可在自己家的Apple TV和Internet TV的載體都可看到最新的影片;最貼心的是,Netflix還提供租借DVD,專件宅配送DVD到府外,還同時附上回郵信封讓消費者看完後可以直接裝袋寄回,努力創造完美的使用體驗,當然也締造了極高的營業額與商業價值。

當然好的使用者體驗也牽涉到頻寬的供給,像壹電視是使用P2P,就是越多人看就會越順暢,反之較少人觀看影片就會不順暢。而Youtube 影片順暢的原因,乃是各地皆架有Server,搜尋得到播放就會順暢。

美國Smart TV 使用現況反映出,能寫AP進TV只有以購物服務、金融銀行、遊戲,而且裡面最好開發的遊戲更可以跨平台運用。當然上述的服務在美國能推動得起來,乃因美國的民眾比較重視版權,也願意付錢觀賞與使用。

以趨勢來看,Android AP能賺錢的真的只有1%,Angry Bird會賺錢但所屬公司仍再重新調整營運策略,將此當紅的遊戲跨足到各平台包含電影、動畫、電視等等,因為他們清楚知道發展一個會賺錢的AP很不容易,在遊戲竄紅的時候就要抓住機會拓展延伸,決不能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上,才是永續經營之道,這也印證了高煥堂點出的,台灣Android市場與技術人才的危機與轉機。

Smart TV能夠蓬勃發展與否,取決於硬體技術的發展,能否將閱聽內容與使用者的體驗分享融合發揮到美好的極致享受,SmartTV才會不再受限於場域,成為每個使用者的生活必需品,將創新科技與生活做完美的結合。